赛德头条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

《红楼梦》明明是写真实的社会生活,为什么又加入一些虚幻元素?

日期:2019-10-09 来源: 评论:

[摘要]周秦以来,虚实之论,从未中断。宗伯华先生曾说过:“以虚带实,以实带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结合,这是中国美学思想中的一个重要问题。”《红楼梦》真实地描写了中国封建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为读者展示了巨大而真实的生活画面,所写情节和人物,都使...……

周秦以来,虚实之论,从未中断。宗伯华先生曾说过:“以虚带实,以实带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结合,这是中国美学思想中的一个重要问题。”《红楼梦》真实地描写了中国封建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为读者展示了巨大而真实的生活画面,所写情节和人物,都使读者产生有如“亲历”的艺术感受。

《红楼梦》剧照然而,每一个《红楼梦》的认真的读者又往往会感到,在那无比真实的大观园以及宁荣二府的上空,却又始终缭绕着虚幻缥缈使人莫测的云霭。作品主人公贾宝玉,何以竟是一个衔玉而生的怪人?作品为什么要写青埂峰下的空空道人和太虚幻境的警幻仙姑?有了贾(假)宝玉,何必又一定要加写一个甄(真)宝玉?……凡此种种,就其表现作品主题思想,反映作者世界观等方面,自然可以有种种解释,但是,作者如此有意识地把这些虚幻的笔墨同对社会生活的真实描写熔铸在一起,创造了一种“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结合”的氛围,这无疑是作者审美观的体现。

太虚幻境的警幻仙姑而且,就作品对社会生活的逼真描写而论,它所追求的也并不是天衣无缝的艺术效果。清人姚燮在《读红楼梦纲领》中曾专辟一则“纠疑”,列举若干条目,以指摘《红楼梦》中所谓“殊失检点”,“于理欠的”,“不甚斗笛”之处。事实上,这些地方,即使确如姚氏所“纠”,亦无伤大雅,因为在作者看来,连所写内容的朝代纪年和地点皆无确指的必要,又何必拘泥于某些事件的“斗笛”与否呢?而这种不拘斗简的风格,恰与整个作品所体现的虚实结合的审美观是完全一致的。

姚燮在《红楼梦》的很多具体描写中,也渗透着虚实结合的美。我们在讨论心理描写时曾提到过第二十六回中的一段描写一—黛玉晚饭后来怡红院看望宝玉,当她敲门时,正赶上晴雯在发脾气,不问青红皂白,一律不予开门。于是黛玉被拒之于怡红院外。这意外的“冷遇”,引起黛玉无限哀思:

黛玉(黛玉)越想越伤感起来,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独立墙角边花荫之下,悲悲成戚鸣咽起来。原来这林黛玉秉绝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不期这一哭,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鸦一闻此声,俱志楞楞飞起远避,不忍再听。真是:花魂默默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

黛玉宿鸟栖鸦起飞远避,自然不是实写。如果说宿鸟栖鸦是被黛玉的哭声惊醒的,吓跑的,这看来合乎情理,而实则大谬。因为这样一来,林黛玉就必然是在那里放声号哭,闹得四邻不安了,这岂不成了笑话!曹雪芹在这里使宿鸟栖鸦人格化了,写它们能够感知黛玉的美丽而又不忍听她的悲泣,因而起飞远避。这正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境界。宿鸟栖鸦起飞远避是“虚”;黛玉被拒悲泣花间是“实”;虚实结合,美不胜收。

黛玉伤感顺便提一下:脂砚斋在这里曾写下一条行间批语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原来是哭了出来的。一笑。”这很像是一种嘲弄的口吻,但却表现了这位最早的红学家的偏颇。“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本来也是使鱼雁花月人格化,能够感知人的美貌而又自愧弗如,从审美的角度来说,正是“以虚带实”。但在旧小说中,由于“千人一面”的积习,动辄就是这两句,于是成了俗套,失去了美的表现力。曹雪芹反对“千人一面”的积习,批评失去表现力的俗套,这在《红楼梦》中有充分的证据,但是,作为虚实结合的传统的审美观,他却并未拒绝,于是有“宿鸟栖鸦飞起远避”一笔。脂砚斋这里把已经成为俗套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同作品所表现的虚实结合的审美观混为一谈,并且“一笑”,却是很不高明的。参考资料《红楼梦》本文乃作者独家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下次不见不散~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zpmsd.com 赛德头条资讯 版权所有